• 本站所有小說,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
  • |收藏本站
當前位置: 广岛三箭vs东京> 靈異 >推理之王1:無證之罪
恢復默認

广岛三箭足球队:第一部分:請來抓我(1/5)

广岛三箭vs东京 www.zgwslr.com.cn 小說:推理之王1:無證之罪 作者:紫金陳 字數:15187

(←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頁 快捷鍵→)

1

現場都是人,五輛警車好不容易找到位置停下。|來也[全本小說M.www.zgwslr.com.cn

杭市刑偵支隊長趙鐵民剛打開車門,探出腦袋準備下車,面前突然伸過一根黑漆漆的棍狀物把他頂了回去。

“搞什么!”他叫了聲,懊惱地按住被戳痛的額頭重新站出來,面前立刻冒出了一排長柄話筒,把他攔住,后面跟著一堆攝像機,還沒等他找出用話筒戳他的“肇事者”,話筒另一端的記者們就開始七嘴八舌地提問:“聽說這是第五起命案了,警方這次有把握抓住兇手嗎?”“兇手再次留下‘請來抓我’的字條,公安局怎么看?”“關于這起案件,能否為我們簡單介紹一下?”

……

趙鐵民抿了抿嘴,臉上透著幾分不悅,剛出了這大案子,他正急著進現場查看,這幫記者實在煩人。

如果換做他剛當警察那會兒,面對這些人,他一定是不耐煩地嚷道:“我都沒到過現場,我知道個屁??!”那樣做的結果就是當晚的新聞節目上會出現“警察對命案線索一無所知”“命案現場突現警方咆哮帝”諸如此類的標題。

現在的他自然不會這么做,作為市刑偵支隊長,現場警方級別最高的領導,保持形象很重要。

趙鐵民用力咳嗽一聲,拍拍手,大聲道:“各位,關于案件的具體情況,請大家聯系市公安局的宣傳部門。其他信息,無可奉告?!?/p>

他懶得跟記者糾纏,揮揮手,手下一群警察立刻上去驅散人群,層層疊疊的圍觀者像摩西開海般被分到兩邊,趙鐵民帶著十多個刑警快速穿過警戒線,守在里面的區公安分局的刑警連忙迎上來打招呼。

趙鐵民面無表情地朝他點點頭,問了句:“老陳到了嗎?”

“早來了,陳法醫在里面驗尸?!?/p>

“嗯,”他揮下手,“那么你們的人跟我的人做一下工作交接,這案子由市局直接處理,你們分局不用管了?!?/p>

趙鐵民抬眼望著四周,這里是文一西路旁的一塊寬幅綠地,綠地后面是一處水泥空地,空地正中架著一個臨時遮陽帳篷,里面隱約躺著一個人。帳篷旁還有幾個警察在勘查。

趙鐵民走到帳篷前,里面躺著一個胖子。胖子身上貼了很多測量標簽。

胖子雙目圓睜突出,布滿血絲,意味著眼部的毛細血管全部破裂。他的上半身赤裸,胸口和手臂上有文身,顯示此人大概是個“混社會”的家伙。此外,他的舌頭微微向外吐出,肥厚的嘴唇中間,插著一根香煙。

“查怎么樣了?”趙鐵民瞧了眼蹲在尸體旁的陳法醫。

陳法醫用戴著手套的手,抬起尸體的下巴,指著脖子上的一條瘀青,道:“這是勒痕,結合尸體眼部、舌頭外吐等特征,可以判斷是被人用繩子勒死的。兇手從背后勒住死者,勒痕顯示兇手左手力量更大,是個左撇子。死亡時間大概在昨晚11點到1點間,回去做解剖能更精確些。不過時間得抓緊了?!彼房戳搜厶煒?,九月的烈日正照得厲害,“這氣溫,現在就開始臭了?!?/p>

趙鐵民摸了下鼻子,今年夏天特別熱,尸體死亡時間才八九個鐘頭,就隱隱散發出一股臭味。

接著,陳法醫伸手拿過一只透明物證袋,小心地取下插在尸體嘴上的那根香煙。

趙鐵民皺眉道:“又是……”

“對,又是利群牌香煙,”陳法醫苦笑著搖搖頭,“所有情況和前四起案子幾乎一樣。離這里五六百米的草叢里,找到了兇器,一條繩子,依舊是學生體育課常用的跳繩,兩頭有木柄,木柄上有兇手留下的指紋。兇手用這種繩子從死者身后襲擊,勒死對方。殺死對方后,拿出一支利群煙,插入死者口中。隨后留下一張打印出來的A4紙,印著‘請來抓我’。相關物證都已經裝好了?!?/p>

趙鐵民抿抿嘴,默不作聲。

通常命案發生后,都是屬地的公安分局負責的。

之所以這案子第一時間就從分局轉給市局,并由趙鐵民這個級別的領導親自督辦,是因為分局的警察一到現場,看到了尸體旁有張印著“請來抓我”的打印紙,又發現尸體嘴里插著根利群煙,馬上想到了這是那個三年未破的連環命案的第五起,連忙報到市局,市局和省廳的領導緊急電話溝通后,決定讓趙鐵民負責這次的案子。

這個連環命案非常出名,影響極其惡劣。

早在兩年多前,第一起命案發生時,由于現場留下了“請來抓我”這光明正大挑釁警察的字條,瞬時引發軒然大波,媒體一度大量報道,引起省、市兩級領導的震怒,省廳領導拍桌下令必須抓到兇手。

隨后,省、市兩級立刻成立聯合專案組進行調查,結果半年后,由于案件偵破毫無進展,專案組只能解散。

誰知專案組剛解散不久,又出了第二起,除了死者和犯罪地點不同外,幾乎完全重復了第一起案子的情節,同樣,第二次的專案組最后也解散了。

就這樣,專案組成立四次,解散四次,累計投入了幾千人次的警力進行偵查,至今連兇手的基本輪廓都沒有。當初領導拍桌查案也不了了之,到最后,也沒領導敢拍桌了。

而到今天的第五次命案發生,趙鐵民成了專案組組長。

這連環命案兇手的犯罪過程基本相同,都是用一根學生用的跳繩,從背后勒死死者,隨后在現場附近隨手丟棄了繩子,繩子的木把手上都采集到了兇手的指紋。

幾次辦案中,警方對周邊居民大量采集了指紋進行比對,始終未找到兇手。而案發地都處郊區,附近監控本就少,監控的排查中,盡管發現了幾個“可疑人員”,但經調查均排除了犯罪可能。

此外,最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,兇手每次殺完人后,都會在死者嘴里插上一根沒抽過的利群煙。

兇手為什么每次殺完人后都朝死者嘴里塞上一根利群煙?

這個舉動有什么意義?

是兇手想傳達吸煙有害健康,還是兇手是利群公司的形象代言人?

這個問題以往專案組討論過無數次,始終沒有結論。

陳法醫看著趙鐵民的表情,知道他心里正在煩惱,前四次專案組同樣聲勢浩大,卻都未能破案,這次輪到他就一定能破嗎?

陳法醫咳嗽一聲,提醒道:“這次的案子和前四次還是有幾點不同的?!?/p>

“是什么?”趙鐵民睜大了眼睛。

2

陳法醫指了指死者右手邊的地面。

趙鐵民順著指示望去,意外道:“地上有字?兇手寫的?”

陳法醫搖頭:“看情形應該是死者生前最后掙扎的時刻寫下的,我翻開死者右手時,看到他手里握著一塊小石子,隨后發現地上劃的字?!?/p>

趙鐵民皺著眉,凝神看了一陣,緩緩道:“木……土……也,這是什么意思?”

陳法醫道:“不是木土也,一共是三個字,這三個字寫的時候重疊在一起了。我估計當時情況是兇手用繩子勒住死者,死者拼命掙扎,最后感覺逃脫不了,于是隨手抓起一塊石子,靠著感覺留下這最后三個字。三個字應該是‘本地人’?!?/p>

“本地人?”趙鐵民又看了一陣,連連點頭,“沒錯,是‘本地人’三個字疊一起了。既然是死者留下的,莫非是說兇手是杭市本地人?”

陳法醫道:“我也是這么想的。從死者身上找到的身份證顯示,死者名叫孫紅運,是山東人,具體身份還有待調查。既然死者不是這里人,那么本地人這三個字顯然是指兇手身份了?!?/p>

趙鐵民思索片刻,道:“相比前四次的線索,這次如果能確認兇手是本地人,那么排查的范圍也能縮小不少?!?/p>

杭市是省會大城市,外來人口比例很大,如果能明確兇手是本地人,那么調查范圍就能小一

(←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頁 快捷鍵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