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本站所有小說,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
  • |收藏本站
當前位置: 广岛三箭vs东京> 靈異 >推理之王1:無證之罪
恢復默認

广岛三箭和恒大:第七部分:必須踩進去的全套(1/5)

广岛三箭vs东京 www.zgwslr.com.cn 小說:推理之王1:無證之罪 作者:紫金陳 字數:12303

(←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頁 快捷鍵→)

55

楊學軍把嚴良帶進辦公室后,趙鐵民揮揮手打發他離開,隨后關上了門,親自倒了一杯水,放到嚴良面前,自己坐在了沙發一側,道:“老嚴,查了這些天,有什么結果嗎?”

“還沒有,有結果我會告訴你的。|來也[全本小說M.www.zgwslr.com.cn”嚴良的回答很直截了當。

“這幾天城西各轄區的警察都在挨家挨戶采集成年男性指紋,已經有十多萬份了,可是還沒找到兇手。你覺得有必要繼續做下去嗎?”

“當然,現有最直接的線索只有指紋一項,盡管大規模核對指紋是件很辛苦的工作,但這也是最直接的工作?!?/p>

“會有效嗎?如果兇手有心想躲避,怕也不是難事?!?/p>

“任何調查都存在被兇手躲過去的可能,難道都不做嗎?”

趙鐵民不悅地抿抿嘴,站起身,踱步幾遍,道:“關于兇手殺人后,為何在死者口中插一根香煙,最后一次又為何故意借用死者的手,在地上留下‘本地人’三個字,你有什么解釋?”

“沒有任何解釋?!?/p>

趙鐵民皺眉看著他:“這些問題連你都想不出來?”

嚴良冷笑一聲,道:“當然,我又不是神仙,我怎么會知道?!?/p>

趙鐵民哼了一聲:“我一直覺得你很厲害的?!?/p>

“這些問題,專案組上千人都沒想出答案,我的智力不可能敵過上千人,我當然也不會知道??鑾?,尋找一個答案,不是靠猜,是靠從已知信息中推理出來,已知信息有限,所以答案也只有兇手一個人知道?!?/p>

“會不會是兇手故布疑陣,擾亂我們的偵查方向?”

嚴良果斷搖頭:“不會,原本案子就沒線索,兇手根本沒必要多此一舉。而且,以兇手的能力,他不屑這么做?!?/p>

“那會是什么呢?”趙鐵民摸著寸頭。

“我不知道?!毖狹妓檔氖鞘禱?。

趙鐵民瞧著他的表情,點起一支煙,吸了口,緩緩道:“聽說你這幾天一直在調查朱慧如和郭羽?”

嚴良并不否認:“林奇告訴你的吧?”

“對,聽說你堅信這兩人是兇手,能說說理由嗎?”

嚴良雙手一攤:“對不起,我還真沒有拿得出手的證據,證明兩人是兇手?!?/p>

“那你為何……”

“一種假設,尚需求證?!?/p>

“大膽假設,小心求證是你數學中的思想方法?!?/p>

嚴良驚訝地瞧著他:“你也懂數學?”

趙鐵民撇撇嘴:“不要把我想得這么沒文化好吧?”

嚴良哈哈笑了幾聲。

趙鐵民繼續道:“不過這次你假設了兩個這么不靠譜的人作為兇手,還堅信他們就是兇手,實在不合你的習慣。不如我給你再加一個人—駱聞?”他抬眼,打量著嚴良。

“你在說什么?”嚴良微微瞇著眼。

“駱聞為什么每次都背著一個斜挎包?”

嚴良瞪著他:“你見過他?”

趙鐵民并沒否認:“看著他讓我想起了還關著的那個變態佬說的,兇手背著個斜挎包?!?/p>

嚴良略微皺起了眉:“背斜挎包可不是特殊裝扮,隨便哪條街上都有一大把?!?/p>

“當然當然,兇手犯罪時背著個斜挎包,不代表他平時也是這副裝扮。不過—”趙鐵民細細地瞧著他,“原本你去見駱聞一次,也沒什么,不過你這幾天見他的頻率似乎高了點吧?而且林奇告訴我,昨天你找朱慧如和郭羽時,說到兇手特征時,有點不太對勁?!?/p>

嚴良靜靜地看著他,沉默半晌,才道:“你跟蹤了我?”

“不,我只是調查案情?!閉蘊窠饈?。

“所以你今天找我來,就是問我,駱聞到底是不是兇手?”嚴良道。

“因為你昨天描述兇手特征的情況,似乎和駱聞……”

嚴良笑了一聲,隨后搖搖頭:“那又怎樣?”

趙鐵民站起身,給嚴良杯子里重新加上水,道:“駱聞我幾乎沒怎么接觸過,不太了解,你和他熟。以他的專業技能,他完全擁有這次案子兇手的犯罪能力,他的心理素質——他接觸過的死尸恐怕都有成百上千了,殺人后對著尸體割血條這種事當然不在話下??墑恰鄖氨暇故歉鼉?,還是他們寧市市局法醫和物鑒部的雙料主管,他的犯罪動機……我不理解?!?/p>

嚴良呼了口氣,笑了笑,道:“你怎么就認定兇手是駱聞?”

“你昨天描述的兇手特征,除了駱聞,還有別人嗎?”

“證據呢?”

趙鐵民攤手道:“我還想問你要證據呢?!?/p>

嚴良苦笑一下,搖搖頭:“我沒有任何證據?!?/p>

趙鐵民奇怪地看著他:“那你為什么會平白無故懷疑起他?就因為他在城西,他擁有兇手的能力和心理素質?”

嚴良道:“我掌握的證據,只是邏輯上的,并不是法律上能認定他涉案的。不過既然你把話說得這么明白了,我也可以坦白告訴你,不錯,我就是懷疑駱聞犯罪。我從一開始見到他的第一天就懷疑是他在犯罪。這也是我為什么突然要求介入案件調查的原因。如果不是因為我懷疑他犯了重罪,你的這些命案我壓根沒興趣參與?!?/p>

趙鐵民一愣,臉上透出幾分尷尬,他對嚴良當時突然說要參與調查確實感到幾分奇怪,但嚴良說是幫助老朋友,他當時并未想得這么深,也根本想不到是因為嚴良懷疑案子是駱聞干的。

他咳嗽一聲,恢復了神色,道:“以你對駱聞的了解,他為什么殺人,而且還是連續殺人?殺的都是些刑釋人員,他仇視法律,想要法外制裁嗎?”

嚴良很果斷地搖頭:“不,他不是那種人,你錯估他的正義感定位了。他的正義感一向只放在法律的框架中進行,他很厭惡超越法律之上的懲戒,哪怕這是在很多人看來正義的行為。他追求程序上的正義,所以他選擇了這一行,因為他的工作能把犯罪時的細節鐵證拿出來,給犯人定罪,而不是單純靠口供、靠人證。他說過物證相比人證和口供都靠譜得多。人證也許會撒謊,口供可以靠嚴刑逼供,唯獨物證,是實實在在,改變不了的。他更不是一個追求法外制裁的人,他說過,任何理由的犯罪都是可恥的?!?/p>

(←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頁 快捷鍵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