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本站所有小說,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
  • |收藏本站
當前位置: 广岛三箭vs东京> 靈異 >推理之王1:無證之罪
恢復默認

广岛三箭vs大邱fc首发:真第八部分:真相的吸引力(1/5)

广岛三箭vs东京 www.zgwslr.com.cn 小說:推理之王1:無證之罪 作者:紫金陳 字數:12365

(←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頁 快捷鍵→)

60

晚上7點,駱聞躺在沙發上看電視,小狗躺在他拖鞋旁睡覺。|來也[全本小說M.www.zgwslr.com.cn

這幾天顯得很平靜,嚴良和警察都再沒來過。

連日來,他為避嫌,沒去過面館,也沒叫過外賣,不過他今天在路上遇到正去送外賣的朱慧如,兩人并沒多聊,朱慧如只告訴他一句,最近幾天一切安好,警察沒有出現過。

他放心了,看來,嚴良在沒有證據的處境下,只能選擇了放棄。

這時,門鈴響了一下,小狗汪汪大叫了幾聲跑過去。

駱聞敏感地站起身,腦中浮現一個念頭,怎么,又要玩這招嗎?上次禁毒,這次搞什么,總不會想出查暫住證吧?—不過好像雖然房子是他的,可他卻不是這里的戶口,也沒有暫住證,他不知道法律上這種情況他們到底有沒有理由闖進來。

他走到門后,對著貓眼向外瞧。

“嚴良?怎么又是他?”

駱聞微微皺了下眉,雖不清楚嚴良的來意,但還是開了門。

小狗看到來人,一邊畏懼地往后退,一邊嘴里擔負起看家護院的天職,對著來人叫。

駱聞呵斥一聲,把小狗趕回去。

嚴良笑瞇瞇地看著狗,道:“上回來這狗還不叫,看樣子它已經認你做主人,把這里當成家了?!?/p>

駱聞也笑道:“是啊,養了它這么久,你送的一袋零食差不多都被它吃完了,如果還不認主人,那就太沒良心了?!?/p>

嚴良拿起桌子上放著的一根咬膠,扔給小狗,小狗連忙叼到一旁啃起來了。嚴良笑道:“你挺喜歡這條狗的吧?”

“嗯?!甭嫖諾閫?。

“是因為這條狗長得像你女兒過去養過的狗?”

駱聞淡淡一笑,點點頭:“是的?!?/p>

嚴良笑著嘆息一聲:“朱慧如的這條狗送得可真值啊?!?/p>

“嗯?”駱聞瞥了他一眼。

嚴良咳嗽一聲,道:“朱慧如撿來這條小土狗,帶著是個累贅,早晚要送人。送給別人的話,別人大概也不會喜歡。送給你才是送得值?!?/p>

“呵呵,是嘛?!甭嫖牌降鼗賾α艘瘓?。

嚴良走到客廳,打量了一圈四周,最后看向了電視機:“你也看電視?”

駱聞做了個怪表情:“我看電視很奇怪嗎?”

“這么悠閑的駱聞可與以前的駱聞完全不一樣啊?!?/p>

駱聞道:“現在空閑了,平時晚上沒事,我總待家里看電視打發時間,我還挺喜歡這種生活?!?/p>

“是嘛?!毖狹夾α訟?,眼睛微微一亮。

“要喝點什么?好像只有茶葉,將就一下?”駱聞走到飲水機旁,拿起杯子。

“白開水就行了?!?/p>

“好的?!甭嫖諾沽死淥?,拿到嚴良面前。

“謝謝,”嚴良接過水杯,道,“其實我今天找你是想聊點正事的?!?/p>

“哦?什么正事?”駱聞也坐到了另一側的沙發上。

嚴良看著他,道:“以你的專業眼光看,世上是否有完美犯罪?”

“你指的完美犯罪是什么?永遠抓不到兇手?”

“不,”嚴良搖搖頭,“很多案子都是永遠也抓不到兇手的。比如流竄犯跑到一個人跡罕至的山村,殺了人后繼續逃亡,這樣的案子除非運氣好,否則永遠沒法破。再比如驢友登山,一個心懷惡意的人趁另一人不注意,把他推下山摔死了,除非他自己交代,否則同樣永遠查不出真相。這一類的案子,或者因為缺乏有效線索,或者因為缺乏排查對象,能否破案全憑運氣,這些案子之所以破不了,主要是破案的先天條件不足,而并非兇手的手段多高明。我說的完美犯罪是指,兇手在殺完人后,卻能夠徹底顛覆性地偽造了整個現場,消滅了所有與他有關的證據?!?/p>

駱聞面色毫無波瀾,笑了笑,道:“理論上你說的情況完全有可能存在。盡管現代刑偵技術水平已經很高,但尸檢、物證勘查等等手段的根本,在于指紋、腳印、DNA、纖維、微物證等幾項。如果這幾項都處理過,就沒問題?!?/p>

“那么如果一起案子中,現代刑偵技術所能掌握的幾項信息都被人為改造過了,這樣的案子能怎么破呢?”

駱聞笑著道:“這也就是說法醫的工作全部無效,剩下只能看你邏輯推理的了?!?/p>

“可是邏輯推理的基礎,偏偏是法醫的勘查工作?!?/p>

駱聞皺眉道:“這是個悖論命題,缺乏物證的案子要靠邏輯推理,而邏輯推理的基礎恰恰是物證。那么這案子就沒法破了?!?/p>

嚴良點點頭:“我明白了,你果然知道答案,這樣的案子沒法破。對了,出來時匆忙,我上個廁所行嗎?”

“當然?!甭嫖胖缸挪匏?,“請便?!?/p>

嚴良拿起他的手包,包下還有一個信封,走進廁所。

過了一分鐘,傳來一聲“哎呀”,駱聞連忙站起身,走到廁所外,問道:“怎么了?”

“哦,沒事,差點滑了一下,”說話間,聽到沖水聲,隨后,嚴良從廁所里出來,關了門,道,“我還有事,下回再聊,再見?!?/p>

駱聞送他出了門,關上門后,躺在沙發上閉上了眼睛。

看來嚴良已經很清楚,這案子是沒法破的,這一回他可以死心了吧。

一個小時后,駱聞手機響了,拿起一看,又是嚴良的電話。他微微遲疑片刻,接起來。

“老駱,你幫我看看,我是不是有個信封落在你家里了?”

駱聞環顧一圈沙發,道:“沒有啊?!?/p>

“廁所里呢?那時我差點滑了一跤,也許是落在那里了?!?/p>

駱聞進了廁所,果然,臺盆底下一側落著一個信封。駱聞道:“對,是有一個,你現在過來拿嗎?”

“哦,不了,太晚了,我明天再來找你要吧?!?/p>

掛上電話后,駱聞站在原地,微微皺著眉,盯著地上的信封。他并沒有動,只是觀察。信封上印著公安廳的字樣,沒有封口。

駱聞想了想,轉身到書房里拿來了工具箱,關上廁所的燈,打開熒光燈,朝信封仔細地照了一圈,沒有發現異樣。隨后,他戴上手套,拿出鑷子,拱開信封,朝里面仔細看了好一會兒,他是提防嚴良設圈套,故意讓他碰信封。確定信封內的信件擺放位置沒有

(←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頁 快捷鍵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