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本站所有小說,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
  • |收藏本站
當前位置: 广岛三箭vs东京> 靈異 >推理之王1:無證之罪
恢復默認

广州恒大vs广岛三箭下半场:第九部分:天途才的殊途同歸(1/5)

广岛三箭vs东京 www.zgwslr.com.cn 小說:推理之王1:無證之罪 作者:紫金陳 字數:21924

(←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頁 快捷鍵→)

65

駱聞被帶回刑偵支隊兩天后。|來也[全本小說M.www.zgwslr.com.cn

一大早,嚴良走進辦公室,瞥了眼正在抽煙的趙鐵民,道:“他招了嗎?”

趙鐵民彈了下煙灰,冷哼一聲,道:“從前天晚上到現在,我就沒讓他合過眼,看他樣子已經困得不行了,可他意志力很強大,一直裝無辜,什么都不肯交代?!?/p>

嚴良隱隱覺得他的話似乎不對勁,細細一想,瞬時瞪大了眼睛:“你正式逮捕了駱聞?”

“沒有,我手里壓根沒他的犯罪證據,怎么簽逮捕令?”

“那你是?”

“傳喚他,協助調查?!?/p>

嚴良微微皺眉道:“傳喚的話,最高控制人身自由的時限是24小時,前天晚上到現在都三十多個鐘頭了,這么做……不太符合規定吧?”

趙鐵民不屑地道:“規定我比你懂?!?/p>

嚴良冷聲道:“我最恨你們這幫人搞逼供那一套!”

說著,嚴良就往外走。

“等等,你去哪?”趙鐵民站起身叫住。

“回學校,這事情我沒興趣管了,祝你好運,早點審問出來吧!”

“喂——等等,”趙鐵民上去拉住他,道,“我知道你很討厭逼供這一套,逼供確實會搞出不少冤案??傷嫠吣鬮葉月嫖瘧乒┝??”

“你都違反規定,超出傳喚時間,他三十多個小時都沒睡覺了,還不是——”

趙鐵民打斷道:“首先,我承認,以前有些地方是存在逼供的情況,不過現在至少我們杭市的環境已經好多了。其次,你知道我為人,我也一向反對逼供。第三,這么大的案子,我敢逼供嗎?萬一弄不好,我豈不是有麻煩?而且駱聞曾經是他們寧市的人,我要逼供讓他認罪,最后他翻供怎么辦?他們寧市的領導告我怎么辦?”

嚴良不解道:“那你是?”

趙鐵民拍拍他的肩,微微一笑:“你放心,我一切都按規定來。昨天傍晚的時候,傳喚時限快到二十四小時了,我讓人把駱聞帶出公安局門口,讓他下車,隨后又拿了張傳喚單,再把他抓進來?!?/p>

“這都行?”嚴良驚呆了。

趙鐵民似乎頗為得意自己的創新,道:“當然,連續傳喚也是不允許的,但法律沒規定到底多久算是連續傳喚,我這么做對付駱聞,也是情非得已。而且兩張傳喚單上他都簽過字了,一切手續合法?!?/p>

嚴良張張嘴:“你……這樣你天天把他送出公安局門口,再給張新傳喚單又帶回來,豈不是能把他關到死?”

趙鐵民咳嗽一聲,道:“理論上是這樣,不過我希望他趕快招了結案,總不能一直這樣搞下去?!?/p>

嚴良低下頭,沉默了半晌,抬頭道:“我能審他嗎?”

“當然可以,”大概嚴良最近在警隊出入多了,趙鐵民這次倒是很爽快地回答,“這里不是市局,是支隊,都是我的人。盡管你現在不是警察了,不過我跟手下都說過了,你是刑偵專家,反正老刑警都知道你,這事不讓廳里的領導知道就行了?!?/p>

嚴良看著他,微微頷首:“謝謝?!?/p>

“應該我謝謝你才對,不是你的話,現在連誰是嫌疑人都不知道呢。不過,你有幾分把握審得出來?”

嚴良坦白道:“我不知道他會不會招,我只能試試看。原本最好的情況是,他去找李豐田時,從他的包里至少搜出一樣兇器,那樣他就無從抵賴了。我沒想到他手無寸鐵就去找了李豐田?!?/p>

趙鐵民轉過身,拿出一疊卷子,道:“好消息是李豐田已經招了,細節還待繼續調查?!?/p>

嚴良接過卷子,看了一遍,把卷子交還趙鐵民,默默轉過身,吐了口氣。

66

當嚴良走進審訊室時,看到的是一張布滿疲憊的臉。

盡管駱聞還不到五十歲,年紀上算是處于壯年,但兩天兩夜未合眼,也快達到他的極限了。

他面前放著咖啡和香煙,但香煙沒動過,嚴良知道,駱聞從不抽煙。而咖啡,應該喝了不少了吧。

趙鐵民叫出主審人員說了幾句,隨后關了門,一同離開,把嚴良和一名記錄員留在審訊室里。

駱聞看到嚴良,強打了一下精神,微微挺起背,朝他平靜地笑了一下,道:“警方一定是搞錯了,我說了很多次,案子與我無關?!?/p>

嚴良緩緩坐下,目光一直盯著駱聞的眼睛,情緒復雜,過了許久,一聲輕嘆,隨后道:“你還不肯承認嗎?”

駱聞深呼吸了一口,緩緩搖搖頭,似乎是在冷笑:“我不知道該承認什么?!?/p>

“對于你的一切所為,我都已經調查清楚了,你一共殺了五個人,犯了六次罪?!?/p>

“殺五人?犯罪六次?”駱聞嘴角隱含一抹微笑,“數學老師也會算錯數嗎?”

嚴良臉上漸漸多了幾分肅然,道:“徐添丁不是你殺的,但是,如果不是因為你的插手,不出三天警方就會抓到兇手。是你,你替兇手重新設計制造了一場犯罪?!?/p>

駱聞搖著頭,臉上似乎寫著不可思議。

“不得不承認你的犯罪能力很高,接連殺害多人,警方卻始終抓不出你。你故意把犯罪搞得似乎很復雜,不用其他更快捷的工具,偏偏用繩子把人勒死;殺人后在死者口中插根煙;留下‘請來抓我’的字條;以死者的身份偽造三個字‘本地人’。這些一度使得警方根本想不明白兇手想表達什么,這些線索里面究竟有什么關聯?!?/p>

駱聞很無奈地嘆口氣:“我已經說了很多遍了,這些案子跟我完全無關?!彼⑽⒚蛄嗣蜃?,道,“有什么證據證明是我犯罪的嗎?此外,我還想補充一點,作為一個曾經很成熟的刑技從業人員,如果真是我犯罪,我想,我有能力根本不留下證據,甚至尸體,都未必找得到?!?/p>

嚴良道:“我相信駱法醫完全做得到這一切。但你之所以留下這么多線索,是因為,殺人,本就不是你的犯罪目的?!薄摹樅恕?·書·¤·屋←

駱聞摸了下鼻子,沒有說話。

“即便我開始懷疑到你,認為這些命案跟你有脫不了的關系后,始終還是有很多疑問困擾著我。譬如,你為什么要殺人后在死者口中插上一根利群煙?是為了制造案發現場的疑點,擾亂警方的偵破思路,增加破案難度嗎?如果換成其他人是兇手,這種動機出發點的可能性很大??傻蔽野涯憒氳背尚資?,就否定了這個判斷。因為你非常非常專業,你很清楚,最能增加破案難度的,是不留線索,而不是額外制造擾亂偵破的線索??晌一故竅氬煌鬮裁匆餉醋??!?/p>

嚴良喝了口水,繼續道:“直到我去寧市調查了你的往事,才讓前面命案中所有的疑點都有了一個共同的答案。我這才發現,所有警方勘查得到的線索,均是你刻意留下,刻意讓警方發現的?!?/p>

“按你犯罪時的行為順序來說吧。你殺人時,不用效率更高的刀具等器械,而用了繩子。你在現場附近丟棄了兇器,當然是為了讓警方找出上面的指紋。不過,刀具的把柄上也可以留下指紋,為何不選刀呢?對你來說,用繩子殺人有兩個好處。一是繩子有兩個把手,你可以在兩個把手上都留下清晰的兇手指紋,方便警方的提證工作。二是用繩子殺人能夠更容易讓警方判斷兇手是個左撇子。你曾是優秀的法醫,你很清楚,如果你用刀殺人,即便你用的是左手,事后勘查現場時,法醫也只能判斷兇手用左手持刀殺人,由于缺乏右手的比照,無法完全判斷兇手是個左撇子。而用繩子把人勒死,由于你故意讓左手的用力遠大于右手,再加上一些你在現場故意使用左手操作的細微證據,法醫很容易認定兇手是個左撇子?!?/p>

駱聞笑了笑:“如果真是我干的,我為什么要做這么復雜?大部分人都用右手,我即便不偽造左撇子,警方的調查工作量依然會很大。萬一我偽造失敗了呢?豈不是更容易露出馬腳?”

“你不會偽造失敗的,因為你是駱法醫?!毖狹己苤苯擁乜醋潘?。

“這算是對我專業技能的認可嗎?呵呵?!甭嫖盤鞠⒆乓∫⊥?,把杯里的咖啡喝完。

“其次,你殺人后在被害人口中插上一根利群煙。這個舉動看起來顯得很古怪,其實最直接的想法才是最正確的。兇手是個抽利群煙的人?!?/p>

“我不抽煙?!甭嫖牌降賾α司?。

嚴良道“:可你想讓警方認為兇手抽煙,而且抽的是利群煙?!?/p>

“有這必要嗎?”

嚴良繼續道:“你借用死者的身份,留下三個字‘本地人’,其實也應該按照最簡單的理解,兇手就是杭市本地人。此外,你每次殺人后,都故意在現場留下一張充滿挑釁口吻的‘請來抓我’字條,就是想把案子鬧得足夠大。你很清楚,杭市這樣一座大城市里,幾乎每天都會有命案發生。你殺了人后,當然,區公安分局會很重視,會安排人手破案,但這對你太不夠了。你需要做大案,需要引起更大的效應,需要讓市局甚至省廳震驚,組織大量人手破案。所以你在現場留下挑釁的四個字,目的就是逼迫警方把大量的警力投入到你這個案子的偵破中。你這招確實管用,命案現場留下‘請來抓我’這四個字,簡直絕無僅有,第一起案子一出來,立刻引起了媒體的高度關注,當然,也引起了警方高層的嚴重注意,隨即安排大量人手組成專案組破案?!?/p>

駱聞淡淡一笑:“你既說我殺人,又說我故意想引起警方重視。我是不是能這么理解。在你看來,我既犯罪,也想早點被抓?”

嚴良點點頭:“你確實是這么想的?!?/p>

駱聞笑道:“那也不用審我了,給我去做個精神鑒定,如果我是神經病,那么殺人也不會判刑?!?/p>

“你的真實動機是想讓警方去抓另一個兇手?!?/p>

駱聞嗤笑一聲,并不說話。

嚴良抿了抿嘴,道:“八年前,你從北京出差回到寧市,下了飛機后,你發現家里電話打不通,你妻子的手機關機了。你在回家路上時,又打給了你丈母娘,她說這幾天沒聯系過女兒。你又打給你妻子的朋友,他們說這幾天你妻子手機都關機。你打到她單位,她單位說你妻子兩天沒來上班了。這一下,你急了,趕到家后,打開家門,發現家里空空如也,你妻子、你女兒,還有家里的一條狗都不見了。家里地板擦得干干凈凈,一塵不染。你一眼望去,應該感覺這個家里既新鮮,又陌生。那一刻,憑你的職業本能,發現了家里的不正常?!?/p>

駱聞看著嚴良,微微咬著牙。

對八年前他站在家門口那一剎那的感覺,直到現在,依舊宛如昨日。

他這一生中,從未有過那一瞬間的害怕,發自心底的害怕。那一份深藏心底的恐懼,八年來,不斷將他從午夜睡夢中驚醒,他的面前總是冒出深不見底的那一套空房子,所有家具擺設,都擦得一塵不染。

“當時,你沒有直接走進家里,而是很冷靜地留在了外面,電話打給你的部門,讓人帶著勘查的工具儀器趕到了你家門口。隨后,你和一位你認為能力最好、最細心的學生一起進了房子,對每一寸的地面進行了細致的勘查。那一次,你用盡了各種方法,把整個房子勘查了很多遍,一直從當天傍晚,持續到了第二天天亮。從當時卷宗你自己的記

(←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頁 快捷鍵→)